刚刚更新: 〔替嫁狂妻:马甲大〕〔幸孕1+1:我妈咪超〕〔从先天功开始纵横〕〔皇城第一娇〕〔小机器人每天都在〕〔重生从拒绝青梅开〕〔报告总裁:夫人又〕〔诡秘:悖论途径〕〔禁欲仙君,请破戒〕〔篮坛狂锋之天才在〕〔大明镇海王〕〔妖夫如玉〕〔帝尊在上:绝世娘〕〔龙珠超,神界监察〕〔两界球王〕〔盘龙之紫金传说〕〔守护者之逆探大明〕〔三国之大汉再起〕〔我不喜欢被称作明〕〔匪后
化工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偏偏宠爱你 第九章 我与叔叔
    这顿饭吃得并不是太让人舒心。

    正在闹矛盾的管昊阳夫妇,是这顿饭的尴尬来源。很明显,管昊阳正在对穆宝示好。一会帮她剥虾壳,一会帮她盛汤。但无奈小公主气还没消气,全程冷漠脸。

    穆瑶往嘴里塞了一口饭,恍然间想起管昊阳跟她分手时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非常的微妙。穆瑶虽然忙于工作,却还是知道不能冷落男朋友的。可那一个多月,无论她什么时候打电话去,管昊阳都会说他在忙。

    穆瑶那时并没有多想,多年的相处让她相信管昊阳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。可等结果到来的时候,那铺天盖地的绝望感几乎把她撕裂。

    她……真的是太没有危机意识了。

    穆瑶怎么都想不到,他竟然会跟自己的妹妹在一块。

    他已经对她完全失去了耐心,所以最后告别的时候连敷衍都不愿意。那不留情的话啊,真的是一点旧情都不念。

    “穆瑶,我很谢谢你。因为咱们很像,所以,我觉得我在这个世上不是异类。只是,我想过和从前不一样的生活,所以我们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她还记得他那时穿的是什么衣服。简单的白衬衫,仍旧是一贯的清爽打扮,衬衣上似乎还残留着阳光的气息。但领子那的扣子却是松开的,脖子里还留着一些暧昧的痕迹。、

    他的眉眼间,再没有以往的温存。他冷着脸,似乎多说一句,都会让他不耐烦。

    而后,从他嘴里听到的那些凉薄的话,就像是一把刀子,生生的扎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声嘶力竭地质问着:“为什么是穆宝?她是我的妹妹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?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更不好看了,他警告地说:“别去找穆宝的麻烦,是我自己控制不住的爱上她。比起你,我跟她在一块的时候更有爱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错误地估计了我们的关系,孤儿院里的生活,影响了我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轻飘飘的错误估计,根本没有想到她付出了多少年的青春。

    迟亦川看着对面心事重重地穆瑶,就知道这人又在瞎想些有的没的了。他伸手,轻轻在她面前敲了敲。听到声音,穆瑶一下子回神,把头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吃饭的时候要专心。”他手拿着筷子,坐姿如同教科书里那样规范。而脸上的表情,更是一丝不苟的严肃。

    穆瑶肩膀一缩。迟亦川的气场太强了,她恍然有种儿时做错事,被老师抓包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叔叔。”她老实地认错。

    的确,在她还扎着羊角辫,还是个小丫头片子的时候。青年的迟亦川,已经是一派老成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她永远都记得那时不肯做作业,要跑出去玩的时候。这个人要她跟他面对面坐着,一动都不准动。她对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挺直了腰板坐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过后他问她:“心定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要好好做作业了吗?”

    惩罚过后,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那时候她头点了好几下,跟他保证她以后会乖乖写作业。

    多年前的阴影,让她面对迟亦川的时候,都会时不时的发怵。

    她乖乖地吃着饭,她爸怕她离开家了就吃不到好了的,一个劲地劝她多吃点。

    饭后,她爸把她叫到身边,说要跟迟亦川一起做做她的思想工作。穆瑶自知逃不掉,只能乖乖挨训。

    “亦川,我这个女儿太不听劝了。我都说了,让她到你那里去工作,她偏不要,要自己到另一个城市里去创业。你说说看,我怎么能放心?”

    穆瑶哼了声,然后埋怨道:“爸爸,你都说了让我自己做主的,怎么现在还在跟叔叔说我的不是?”

    穆言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冲着迟亦川道:“脾气越来越大了,说都说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扫了她一眼,见她像躲着他似的撇过头,就说:‘女孩子总要有些小脾气的,太顺从了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穆瑶听他们的对话觉得尴尬,忙找了个理由躲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们弄水果,你们先聊。”说着,她就逃也似的往厨房奔了。

    她帮阿姨一块弄水果,刀子落在砧板上声音十分沉闷。想着未知的未来,她心里也是没底。

    其实像她爸爸说的,到迟亦川那里工作她能轻松很多。只是,她就是觉得不太甘心。穆瑶承认自己是有些敏感的,她的确很在意外界对她的评价。

    她不想被人说是靠关系进了迟亦川的公司,也不想以后被穆宝指着鼻子说她是靠的这张脸才能有份好工作。

    她没办法像穆宝那样,心安理得的接受长辈们的庇护。

    端着水果出去,背对着他的迟亦川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让她出去吃吃苦头也好,等做不下去了自然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轻描淡写地说完,然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。虽然只能看到侧脸,但穆瑶还是能观察到他脸色的平静。

    她皱眉,却还是不动声色地把水果端了过去。好在他们没有再多说她什么了,只是叮嘱她一个人在外要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穆宝和管昊阳要留下过夜,迟亦川临出门前,她爸爸让他把叔叔送出去。虽然现在面对他让她有些不不舒服,但她也知道该有的礼数不能少。

    沉默着把他送到了门口,迟亦川停下来转过身,冲着她说:“进去吧,外面风大。”

    穆瑶也没跟他客气,跟他说了句叔叔晚安,就转身要走。迟亦川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看了一会,开口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穆瑶,你在生气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步子一顿,也没回头,朗声道:“没有的事,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你在生气。”他走过去,绕到她面前,问:“你是对我有意见了吧?”

    盯着他,穆瑶脚下不住地打起了颤。尽管这样,她还是硬着头皮,回道:“才没有,是叔叔你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他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,那微皱地眉也让人捉摸不透。穆瑶握着拳头,反问道:“叔叔才奇怪吧,明明我还没开始,就觉得我不行!”

    刚才听到的话,她心里是有气的。

    迟亦川恍然:“刚才你听到了?”

    穆瑶哼了一声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没有看到迟亦川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色。他手僵在那,过了一会,才抬起来不自然的松了松衣领,然后道:“抱歉,我刚才的话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穆瑶努努嘴,没应话。

    “只是你第一次离开家,长辈们都不是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穆瑶哦了一声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没抬头,并不知道迟亦川看似淡定的脸色,已经起了一些细密的汗珠。他抬手半掩着嘴,轻咳了一声后,说:“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。”他第一次感觉到词穷的感觉,解释的话怎么也组织不好。

    穆瑶知道迟亦川这人是不会瞧不起她的。但是,他说的那话,还是让她一阵心塞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:“我没生气叔叔,只是我要走了,你也说点鼓励人的话嘛!”知道在这样下去两个人都尴尬,穆瑶扯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迟亦川应了一声,然后说:“到了苏城要加油,不过也要当心,外面的人不比家里人好说话,你的小脾气偶尔也要收一收。”

    穆瑶点点头,然后顺着他的话往下说:“我会注意的,谢谢叔叔关心。”

    长辈和小辈的对话,这样最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觉得气氛有些奇怪,但迟亦川还是点到为止了。交代了她早点休息后,他就开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瑶这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摸摸自己的脸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夜的命名术〕〔不科学御兽〕〔灵境行者〕〔我在精神病院学斩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道诡异仙〕〔明克街13号〕〔万族之劫之幕后大〕〔大夏文圣〕〔这游戏也太真实了〕〔天启预报〕〔我在惊悚游戏里封〕〔我家娘子,不对劲〕〔镇妖博物馆〕〔修仙就是这样子的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