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替嫁狂妻:马甲大〕〔幸孕1+1:我妈咪超〕〔从先天功开始纵横〕〔皇城第一娇〕〔小机器人每天都在〕〔重生从拒绝青梅开〕〔报告总裁:夫人又〕〔诡秘:悖论途径〕〔禁欲仙君,请破戒〕〔篮坛狂锋之天才在〕〔大明镇海王〕〔妖夫如玉〕〔帝尊在上:绝世娘〕〔龙珠超,神界监察〕〔两界球王〕〔盘龙之紫金传说〕〔守护者之逆探大明〕〔三国之大汉再起〕〔我不喜欢被称作明〕〔匪后
化工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偏偏宠爱你 第四章 这个叔叔挺好的
    虽然实在不想参加前男友的婚礼,但无奈她是家属,所以她必须要出席。

    而且,更坑爹的事,她还要坐在最前面一桌。不用想,她就知道待会两人的亲密互动,她会看得有多清楚。

    估计,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吧。越想越觉得郁闷,穆瑶端起面前的酒杯,一口气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来着把自己灌醉,好眼不见为净的。哪知道,她杯子里的酒突然变了味道,没有酒味不说,这酸酸甜甜的口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细品了一下后,顿时就恼了。

    谁给她换的葡萄汁啊!

    迟亦川看了她一眼,淡然地说道:“你今天也算是主人,全程要保持冷静,不能失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蓦地他又补了一句:“还有,我记得的,你的酒量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是的,那次他听说,她不过喝了一听啤酒,走出包厢时就被两个男人给架出来了。

    穆瑶凑过去,嘟囔着说:“叔叔,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吗?你明明知道的,我坐在这里有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难受得久了,你就习惯了。”迟亦川淡然地回了一句,语气里一丝安慰的成分都没有。

    穆瑶看了他一眼,心里忍不住默默地吐槽。

    她果然比不得穆宝,能让他事事顺着她。

    正不爽呢,突然迟亦川凑上来,低声道:“刚进来的,是现在时尚圈很有名望的顾萧。他的杂志level,你不会不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穆瑶重重的点头,她学了那么多年设计,当然知道顾萧其人。时尚圈有名的女魔头,眼光犀利独到,捧出了不少知名模特不说,更是开创了不少流行元素。

    在她的认知里,这人是大神中的大神啊!

    这时候,她已经把管昊阳给丢在脑后了。望着迟亦川,急切地问:“她怎么也来了啊,我爸没说过跟她有业务上的往来啊!”

    他淡定地回了一句:“可她跟我有合作。”

    穆瑶有些不可置信,她一直都知道在,顾萧这人有多高冷。能跟她合作的人,那可是要有点本事的。

    “叔叔,据我所知你才刚涉足服装业。怎么......就跟她搭上了啊!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啊,那要不要到我这里来工作?”迟亦川卖了个关子,目光沉沉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穆瑶呼吸一滞,想了想,她摇头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并没有感到意外,开口道:“因为穆宝的丈夫?”

    穆瑶轻笑了一声,随口道:“也不全是,我.....在想着要不要换个环境,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凝视了他一会,劝解道:“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重新开始的。这里有你的家人,还有朋友待在这里,你在这里起步,会容易很多。”

    穆瑶心知他说的没错,只是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她心口,让她跨不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这时候,灯光暗了下来。随即,那音乐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仪式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看她样子不专心,迟亦川在旁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穆瑶哦了一声,然后眼神直直的往那个地方看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只觉得自己好像浸在了装满水的池子里。耳边都是嗡嗡的杂音,呼吸一下都会觉得鼻间还有喉咙间有种呛人的苦涩。

    穆瑶怔怔地看着在穿着一身白纱款款走来的穆宝,她抖着手端起杯子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顿时,她呛得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旁的迟亦川见了,替她拍背顺了下气。

    穆瑶像是没有察觉到,目光一直随着穆瑶在移动,直到对方跟管昊阳双手相握。

    穆瑶脑海里想到了个词。

    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    那曾是她,在心里构想的她和管昊阳的未来。

    迟亦川见她心事重重的模样,想了想,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“穆瑶。”

    对方回神,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迟亦川轻咳了一声,然后说:“你刚才拿的是我的杯子。”

    她恍然,难怪刚才味道不对呢。

    她的脸迅速地烧了起来,忙跟他道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叔叔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他看着她涨的通红的脸,问:“是不是酒劲上来了?我杯子里的酒,劲头还挺足的。”

    穆瑶觉得头脑发胀,想了想说道:“我觉得我需要去趟洗手间,我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点头:“我跟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穆瑶吓了一跳,有些疑惑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迟亦川神色未变,正色道:“你现在一个人去,别人可不会觉得你是身体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穆瑶心里稍稍清明了些。这里的人,都多少了解些她跟管昊阳的关系,但大部分人了解的不透彻,她现在离席,估计人家会觉得她这是心眼小的反应吧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,说她暗恋管昊阳多年。现在,因为他成了她的妹夫,而愤愤不平呢。

    顿了顿他又说:“而且,你现在一个人也走不稳路。我想,你也不想在穆宝的婚礼上出丑吧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正好到了婚礼宣誓的地步了。穆瑶这时候只觉得干呕想吐,迟亦川见状,忙说:“走吧,我扶你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穆瑶大脑这时候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,迟亦川撑着她,让她能够稳稳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洗手间,穆瑶吐完后,用冷水扑了扑脸,一阵凉快过后,她觉得脑子清楚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听到迟亦川在外面打电话,但因为隔了些距离,再加上她现在还有些迷迷糊糊的,所以听得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补完妆出去,迟亦川给她递了个东西接着又给她递了瓶水,沉声道:“醒酒的。”

    穆瑶恍然,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些断断续续的句子,她好像组织出了他刚才打电话时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帮她去要醒酒药了吗?那么快的速度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心里一暖,在今天这个日子里,还有人这样想着她,这让她心里多少平衡了些。接过药后,她感激地回道:“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 吃下了药,又喝了点水,穆瑶觉得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迟亦川一直在旁边看着她的脸色,见她状况好一点了,他问:“能不能回去了?”

    虽然万分的不想回去,但穆瑶还是点下头。

    路上,她头低着,迟亦川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自嘲地笑了笑,说:“虽然你陪着,可大部分还是会觉得我这是临阵脱逃了吧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:“你又没做错什么事,没必要去在意别人的眼光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:“那事的确是穆宝跟她的丈夫不对,你不要因为他们,而对自己太苛刻了。”

    穆瑶摇摇头,说:“不是我对自己苛刻,而是因为其他人会这样想我。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不知道听到多少这样的话了。

    明明她是靠自己上了好的学校,但在很多人眼里,都是靠她的养父养母砸了钱进去她才会有好的学校上。

    她跟管昊阳的公司获得了成功,大部分人都夸奖管昊阳做事情有本事,却很少会有人讨论到她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她在所有人眼里存在感太弱了。

    穆宝出生前,她的妈妈会带她去各种交际场合,那时候不少人都夸她说她是个漂亮的姑娘。

    但穆宝出生后,她就很少被带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妈妈,完全把一颗心,扑在了穆宝的身上。虽然她对她并没有什么亏待,她想要什么,她都会买给她,但突如其来的落差,还是让穆瑶时不时会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她希望得到亲近的人的陪伴。

    后来,她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画画。靠着那些明艳的色彩,让自己忘记那些阴霾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孤僻,她的妈妈对她似乎更加冷淡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贴心的穆宝小棉袄,更是成了她的心头肉。

    穆瑶活了那么些年,自然知道有些人是多势利眼。

    她不被带出去,其他人都会揣测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什么。于是,各种不好听的话,时不时会传到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迟亦川让她进他的公司,但穆瑶有她自己考量。

    她不想别人说,她能进这样的好公司,靠的是她父亲的关系。

    迟亦川看着穆瑶的表情变了好几遍,就知道她现在正在纠结着。想了想,他问:“小丫头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,让她莫名很受用。

    她挑眉看他,然后叹了口气,道:“我在想待会怎么跟我爸解释。”说着,她的脸就耷拉了下来:“他最怕我们姐妹不和,我在穆宝婚礼时中途离场,肯定会让他非常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温和地笑笑,安慰道:“别怕,我不是也走开了吗?他们就算要数落你,肯定也要先解决了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她听了眉眼弯弯,然后双手合十对他做感激状:“那待会叔叔要帮我说说好话啊!”

    迟亦川似笑非笑地回道:“放心,既然陪着你一块出来了,我就不会让人说你的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回到婚礼大厅,穆瑶一踏进去,就感到有些不善意的目光在注视着她。可下一秒,迟亦川跟在她后面一块进来后,那种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感激她的这位叔叔陪她一块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要是单独出去,肯定会被说不懂事。可现在迟亦川这位长辈都摸鱼了,她想这里的人就不敢议论她什么了吧。

    尽管外人不好对她中途跑路这事发表什么看法,但她妈还是面露不悦了。

    “瑶瑶,你怎么那么不懂事?刚才你妹妹宣誓的时候,你怎么可以不在?”

    穆瑶还没开口,迟亦川就把话给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别怪她,这事是我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穆瑶一呆,正疑惑呢,迟亦川就说了下去:“刚才我在穆瑶的杯子里倒了酒。我不知道这小丫头酒量这么差,喝了小半杯就不舒服了。因为愧疚,所以我带她去了洗手间,让她洗了把脸,好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低,周围不少人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穆母闻言脸色微微转好,然后看向他,微微嗔怪地说:“你侄女宣誓的时候,你这个当叔叔的居然不在,这可不地道啊!”

    迟亦川笑笑,道:“大嫂我知道错了,待会你怎么罚都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自家老公的亲兄弟。但对迟亦川,她一直是很满意的,所以也没有怎么责怪他。

    “昊阳以后的事业,你这个当叔叔的,可要多帮衬些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穆瑶这个麻烦,就这样轻松地被化解了。

    等她妈去帮穆宝换礼服的空当,穆瑶扯了扯迟亦川的袖子,然后感激道:“谢谢你叔叔。”

    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他把这事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迟亦川并没有给自己邀功,脸色淡淡地说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穆瑶心里一暖,然后由衷地说:“叔叔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是真心话。她爸爸虽然也宠她,但那是跟穆宝一样的,是如山的父爱。

    他对她们两姐妹,都是视若珍宝,但这一碗水,她爸端得非常的平。

    但这个人不同。穆瑶觉得,有时他对她似乎比对穆宝要好一点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她意外的高兴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夜的命名术〕〔不科学御兽〕〔灵境行者〕〔我在精神病院学斩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道诡异仙〕〔明克街13号〕〔万族之劫之幕后大〕〔大夏文圣〕〔这游戏也太真实了〕〔天启预报〕〔我在惊悚游戏里封〕〔镇妖博物馆〕〔我家娘子,不对劲〕〔修仙就是这样子的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