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大明镇海王〕〔妖夫如玉〕〔帝尊在上:绝世娘〕〔龙珠超,神界监察〕〔两界球王〕〔盘龙之紫金传说〕〔守护者之逆探大明〕〔三国之大汉再起〕〔我不喜欢被称作明〕〔匪后〕〔薄先生突然黏她上〕〔战争领主:奇幻供〕〔横推世界的暴力剑〕〔都市战神狂婿〕〔四合院:随身一洞〕〔我在直播间窥探天〕〔老祖宗她又凶又甜〕〔穿到病娇反派黑化〕〔我有一刀破万生〕〔重生之收藏大玩家
化工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偏偏宠爱你 第一章 状况外的叔叔
    穆瑶待在房间里,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。门外只有佣人们悉悉索索地脚步声,听着这忙碌的样子,她不用多想,就知道待会的晚宴是有多盛大。

    穆宝的未婚夫,今天要上他们家吃饭。她妈妈昨天特意叮嘱了,绝对不能怠慢了穆宝未来的丈夫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丈夫,原来是她的男友,是她的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在孤儿院的时候,穆瑶就暗暗发誓,以后要嫁给对面房间的昊阳哥哥。那个时候,整个孤儿院就他们玩的最好,有人欺负她的时候,管昊阳也一直是充当着保护者的角色。

    后来,他们各自被收养。巧的是,因为收养的人家也是朋友,所以他们的关系一直延续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读一样的小学,读一样的初中,读一样的高中,再读一样的大学。穆瑶原本以为生活的轨迹,会那么的顺遂下去,却不想再眼见着要功德圆满的时候,他们之间的联系断掉了

    她的心上人,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妹夫。穆瑶想着,弯下腰从床底下拉出一大箱子的东西。那些都是以前,管昊阳送她的东西,她想,她有必要找个日子,把它们卖到废品收购站。

    当然,要趁着穆宝不在的时候。不然,这个占有欲过剩的妹妹,肯定会把她抽筋扒皮。穆瑶可不希望失恋以后,还要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淡定了些,男人被抢走,还能冷静到这个份上的,估计也就是她了吧。难怪沫沫说她好欺负,活该被人挖墙脚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也的确是这样呢。

    穆瑶走出房门,正准备到花园里去坐坐。恰好这时候,她爸爸也从房间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瑶瑶。”穆瑶转过身,停住了步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她喊了一声,然后往他那边去。

    穆言温和地摸摸女儿的头发,慈爱道:“怎么不跟你妈妈和妹妹一起出去?女孩子大了,也该去做做美容,买点漂亮衣服穿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不爱这些。”她把头低着,不想让她爸爸看出她脸上露出的情绪。

    就算心再怎么大,这种时候,她还是不能平静的面对穆宝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这样的话。”穆言一脸地不乐意,然后说:“我的女儿,肯定是打扮地漂漂亮亮的。”说着,他将一张卡塞到她手里,穆瑶见了,忙退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的,爸爸。”顿了顿,她又补了一句:“我有钱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确是有点小积蓄的。和管昊阳一起成立的公司,她的设计,为公司赚了不少钱。管昊阳对她也很大方,再分红上,从来不小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可以,爸爸给女儿钱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见穆瑶低着头不说话,穆言的心忍不住泛酸。她跟管家那小子的事情,他多少也知道些。只是,穆宝这孩子实在是倔强,她妈妈有太依她,所以这事他一点话都说不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孩子不是亲生的,但他也是如珠似宝的宠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“爸爸知道你能干,但这是爸爸的心意,你拿着它多买点漂亮衣服。”说着,他冲她眨了眨眼:“这是爸爸给你的私房钱,藏好了,你妈妈跟妹妹都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穆瑶扑哧笑出了声。她没想到,她一向有着绝对威严的父亲,竟然还会有这么孩子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收下啦,到时候看到账单,你不准因为吓到了,就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我大风大浪见多了,哪有那么容易就被吓到了?你就尽管去花,多买点漂亮的衣服,把自己弄得漂亮些。”

    穆瑶把卡揣着,点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穆宝出生后,她在这个家的地位降低了不少。但是这个爸爸,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。

    接下去,父女两就顺势的开始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。坐在花园的长廊里,穆言看着穆瑶手持着茶具,帮他泡茶的模样,忍不住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瑶瑶,你现在要是穿一身汉服,跟博物馆里仕女图里的仕女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穆瑶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管昊阳以前就说,她眉形非常的好,长而弯,是最古典的柳叶眉。而且脸蛋又好,一双眼睛看着多情又勾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生在古代,我肯定为了你散尽妻妾,独宠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情话,是他所有对她说的话里,她记得最清楚的一句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那时候是怎么骂他厚脸皮的,然后两个人笑坐一团,你打我,我打你。

    那段岁月,真的称得上是好时光。温柔缱绻的管昊阳,当时她认为是世上最好的男人。

    想到那时候的事,穆瑶的手抖了抖,险些碰翻桌子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瑶瑶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手抖。”她言简意赅地掩饰好自己的情绪,然后自若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候有个人来了,成功转移了她爸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很清朗的嗓音,穆瑶忍不住抬起头看他。面前的男人,依旧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。虽然他不过比她大了将近十岁,但是穆瑶还是礼貌地喊道:“迟叔叔。”

    他年纪是不大,但辈分却不小。迟亦川的母亲跟她奶奶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只是生育他的时候年纪很大了。所以,虽然他只是三十五岁,但跟她爸却是一个辈分的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他父母在他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,她奶奶心疼他,就让他爸多照顾着他一些。虽然年纪差了很多,但是两人却以兄弟相称。

    于是,她跟穆宝两个人,都得管他叫一声叔叔。

    “在泡茶啊,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穆瑶忍不住努努嘴,这个人总喜欢这样叫她。

    “叔叔,喝茶。”她把茶递到迟亦川面前,说的时候,特意加重了叔叔两个字。

    果然,他刚摸上茶杯的手,抖了一抖。

    也是呢,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,被她这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叫叔叔,也是挺别扭的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碰到一起,总是会聊些他们生意上的事。迟亦川的产业涉猎很广,穆瑶从他们的对话中,得知他最近有涉猎服装产业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对设计非常的有兴趣。读书的时候,双修了珠宝设计和服装设计。那个时候,她没日没夜的练习,为的就是能把她跟管昊阳的公司做大。

    但谁知,最后却落得一场空。

    “穆瑶,你听得那么认真,有意愿到我那里去做吗?”迟亦川认真的问她,她爸也在旁边帮腔。

    “是啊瑶瑶,你在家歇了也有段时间了,要不要跟着迟叔叔,和他学点东西?”顿了顿,他爸又接话:“不过亦川啊,我女儿可是一块璞玉。你要是把她挖过去了,待遇可不能差啊!”

    穆瑶刚要接话,不速之客就来了。

    管昊阳今天穿的很休闲,看着样子,他已经完全融入这个家,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了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他上前,得体地问好。

    穆父起身,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管昊阳点点头,没立刻坐下,而是看向一旁的迟亦川,礼貌道:“迟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迟亦川嗯了一声,表情说不上冷淡,却也谈不上热情。

    穆瑶给管昊阳倒了杯茶,然后递给她。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最后低下头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穆瑶慢条斯理地端着茶壶,给里面加水。

    是的,刚才这差已经被他们三个喝的差不多了。她之所以没有马上加,就是想给他来的茶渣子。

    果然,管昊阳喝了口茶,就皱起眉,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看来,是卡着喉咙了。

    看他这模样,穆瑶的心情多少好了些。

    卡死了才好呢!要不是其他人要喝,她都想往里面加点料了。

    迟亦川端着自己的杯子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小姑娘,闹起脾气来,还挺有手段的。

    晚上,做完脸的穆宝跟她妈回来了。两个人都是光彩照人,身后的两个佣人,每个人手上都拿了七八个袋子。

    “昊阳,你看我新买的衣服好看吗?”她的声音甜甜的,穆瑶听了只觉得骨头都要酥了。

    她一女人都这样,管昊阳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“好看,我们宝宝最好看。”

    穆瑶......

    跟她一样表情的还有迟亦川,穆瑶看到了,心想他有这反应,应该是中老年人看不惯年轻人这样秀恩爱,毕竟差了一个辈分,代沟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穆瑶跟管昊阳在一块,依旧旁若无人的秀这恩爱。穆父古板,看她这样子自然忍不住说了两句。但没一会,就被他老婆给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女儿跟女婿感情好,你管那么宽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爸是个妻管严,闻言顿时没话了。穆瑶低下头,只觉得一点食欲都没有。

    哪知道还没过多久,管昊阳竟然做了一件她更觉得恶心的事了

    他居然在桌子底下,用脚勾她的腿。他们两以前恩爱的时候,的确这样调情过。但是现在,他都要成她妹夫了,他还敢那么大胆。

    穆瑶警告地看向他,恰好对上他含笑地眼睛。

    那么淡定,从容,不在意的模样,好像他这样做是天经地义的。穆瑶抿抿嘴,蓦地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他当她不敢撕破脸吗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细想了下,她的确不敢撕破脸。

    她所珍视的那些旧时光,在他管昊阳眼里怕是最廉价的吧。要不然,他也不会马上要娶她妹妹了,又来跟她调情。

    只是,她很珍视这个家,再怎么愤怒,她也做不到让这个家陷入阴霾。

    他是妈妈认可的好女婿,又是穆宝喜欢的人,穆宝那脾气,闹起来全家都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不过,什么都不做,她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想了想,穆瑶抬起脚重重的踩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她为什么不穿一双高跟鞋呢?最硬最尖的那种,把他踩残了才好。

    看他敢不敢脚贱。

    管昊阳疼得缩回了腿,嘴里发出吃痛的声音。穆宝见了,立刻大惊小怪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昊阳。”

    管昊阳自觉理亏,看了她一眼后,道:“没事,不小心咬到舌头了。”

    她妈心疼女婿,忙说:“没出血吧。”也不等他回答,她招呼道:“赵婶,快帮昊阳拿杯冰水,快点!”

    穆瑶低头喝汤,懒得理这场闹剧。她没注意到,这时候坐在她身侧的迟亦川,脸色也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刚才,那人勾她脚的时候,先勾上的是他的腿,而且勾的动作还极其的暧昧。迟亦川按捺着心里的不适,默默地低头吃饭了。

    是他老了吗?年轻人的事,他真的是越来越不懂了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夜的命名术〕〔不科学御兽〕〔灵境行者〕〔我在精神病院学斩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道诡异仙〕〔明克街13号〕〔万族之劫之幕后大〕〔大夏文圣〕〔这游戏也太真实了〕〔天启预报〕〔我在惊悚游戏里封〕〔镇妖博物馆〕〔我家娘子,不对劲〕〔修仙就是这样子的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