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至尊龙婿〕〔弃少逆袭〕〔这个王妃路子野,〕〔破天录〕〔夫人她只想当首辅〕〔末世迷途0a〕〔卫勤尖兵〕〔凤御九州〕〔废柴夫人又王炸了〕〔全球狂少秦明聂海〕〔乡村透视仙医〕〔独宠一人,谋定天〕〔缺氧〕〔冷王独宠:废材弃〕〔神医嫡女:冷王溺〕〔后宫笙色〕〔特种兵之神级提取〕〔极品医圣〕〔血海武尊〕〔万古最强赘婿
化工资源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米奈希尔之力 0047章 信仰得永生
    艾萨克斯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,这本圣典不是来自这个时空。

    青铜龙将这这本圣典送到他的身边,显然是对他有所希望。既然如此这帮所谓的时间掌控者就绝不会允许他如此轻易地死亡,或者换一种说法,他们知道他不会交代在这里。艾萨克斯没有看到任何不该存在于这个时空的生物存在,这说明青铜龙认为他有足够的能力自救。

    完美的逻辑,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地激发这本圣典上的能量。在艾萨克斯的成长过程中,这本圣典一直表现出的就是辅助施法和记录法术的作用,他从没有,也未曾试图探寻其中的秘密,因为他不清楚其中隐藏着什么,圣光可并不总是代表正义。

    但现在它几乎是唯一的希望了。“现在,向我展现你真正的力量。”艾萨克斯举起圣典,以严肃地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圣典毫无反应,显然这本传奇级别的圣物并没有语音识别功能,其中也并没有什么沉睡的老爷爷存在。一旁的帕尔崔丝惊愕地看着男孩,不明白他在这种关头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举动。

    艾萨克斯毫不气馁,他能感到圣典中隐隐有一种呼唤,他开始向圣典灌注精神力。得益于紫色水晶的幻境锤炼,他的精神力水平比普通高阶牧师要强大的多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男孩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,因为圣典依然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猜错了?这不可能,自己的举措“必然”是绝对正确的。艾萨克斯强行安慰着自己,取出一瓶法力药水灌了下去。起源圣典开始发烫,这让他看到了希望,于是毫不迟疑地加大了输出功率。

    司阔尔的第四道法力护盾也已被击破,法师对祖尔金的牵制越来越弱。当司阔尔再一次为躲闪祖尔金近身攻击施放闪现术后,却突然发现两把呼啸的飞斧已经近在眼前。显然祖尔金已经对他的闪现位置有了大致地预判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法师的身躯突然被坚实的寒冰包裹,飞斧在冰块上刮起大量的冰屑,但并不能突破寒冰屏障对司阔尔造成伤害。祖尔金并没有再管一时间无法动弹的司阔尔,转身向艾萨克斯的方向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鲍德里奇和莱因哈特两人毫无惧色地迎了上去,但结果不出意外地悲壮。战士之间的等阶差距非常明显,祖尔金一拳砸飞了迎面的鲍德里奇,接着接住回归的回旋斧,一击就劈开了莱因哈特的塔盾,锋利的斧刃切开了实木的盾牌与坚韧的金属铠甲,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。

    莱因哈特只感觉脸上一凉,接着左眼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接着整个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击倒在地。祖尔金无情地一脚践踏在他的胸口,金属胸甲深深地凹陷下去。莱因哈特的躯体颤动了一下,接着便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“莱因哈特!”鲍德里奇睚眦欲裂,他挣扎着想向祖尔金继续发起攻击,但并没有成功,之前祖尔金的一击直接击断了他数根肋骨。中年战士徒劳地怒吼着,希望能吸引祖尔金的注意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轮到艾萨克斯直面祖尔金了,从阿尔托莉雅,到雇佣兵,到奥术傀儡,再到司阔尔、鲍德里奇和莱因哈特,他们都无法对眼前这个巨魔造成真正的阻碍。

    帕尔崔丝坚毅地走上前去,却被艾萨克斯一把拉到身后,同时小姑娘的手中多了一个金属指环,这是最后一个还完好的闪光,帕尔崔丝的眼睛立刻就红了。艾萨克斯装作没有听到背后小小的抽噎声,他拔出腰间的细剑,开始全力凝聚圣能符文,既然避无可避,那就必须保持最后的尊严,这是王室的骄傲。

    似乎死亡就近在眼前,但艾萨克斯却比想象中的要平静得多,他一直没有停止往圣典输送精神力。男孩将细剑竖直放在胸前做了个决斗前的礼仪动作。但祖尔金没有这种耐性,他直接一斧子向艾萨克斯当头劈去,

    太快了,艾萨克斯的反应速度根本跟不上,他只能条件发射地用左手做了个格挡的动作,右手上的细剑向祖尔金刺去。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用出圣光出鞘,因而这象征性的一击几乎不会产生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不知是否是巧合,和祖尔金战斧最先碰撞的是起源圣典,这本精致的书籍竟然丝毫未损,但是巨大的力量还是让艾萨克斯的手臂弯折成了一个不自然的角度。容不得他仔细体会骨折的痛苦,祖尔金的下一斧再次劈来,这一击已避无可避,艾萨克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起源圣典终于爆发了,刚刚硬生生承受的一击似乎打破了它内部的某种平衡。圣典的封面中心陡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口,无穷的圣光喷涌而出,将艾萨克斯包裹其中,炽热的光芒烧灼着祖尔金的躯体,迫使他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磅礴的圣光围绕着艾萨克斯流动,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小太阳一般的球体,当这个小太阳的体积膨胀到一个极限时,三道粗如水桶的光芒从其中激射而出,其中两道没入了鲍德里奇和莱因哈特的身体,而最后一道目标却是远方。

    风行村的废墟外此时一片静寂,似乎之前的大战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,阿尔托莉雅的残躯依然静静地躺在干涸的大片血迹之中,她的双眼无神而空洞,残缺的左耳似乎是在控诉着什么。死亡总是无情地践踏一切,在它面前任何的美貌都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一道如水的月光突然洒落,阿尔托莉雅残破的身躯之上开始冒出点点光芒,这些微弱的光芒逐渐汇聚成人形,最后形成了阿尔托莉雅的身影。宛如光铸的女精灵眼神空灵,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微仰着脸蛋,圣洁的仿佛就像一个真正的天使。

    隐隐的似乎在有神圣的女声咏唱着赞歌,阿尔托莉雅在皎洁月光中缓缓地上升。这个景象如果在另一片大陆绝对会引起无数紫皮肤精灵的朝圣。因为这是月神艾露恩在施展神力救赎她孩子的灵魂。是的。对艾露恩来说所有将信仰交给她的精灵都是她的孩子,但只有最虔诚的女祭司的灵魂才会被艾露恩亲自接引,这是莫大的殊荣。

    然而这圣洁的一幕却突然被打断了,一道金色光芒从西方疾驰而来,瞬间就没入了灵魂状态的阿尔托莉雅的躯体之内。构建阿尔托莉雅灵魂的银白色光芒中陡然出现了一片金色,接着这片金色迅速地扩散,直至侵染了阿尔托莉雅全部的灵魂。

    阿尔托莉雅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清明的光芒,但瞬间就再次化为一道声势更为浩大的金色光芒,向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那一片洁白的月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误打误撞终于激发圣典的艾萨克斯的感觉并不好,庞大的圣光能量冲刷着他的身躯,似乎要将他淹没。迫不得已之下,他只得勉力分出几股力量,但很可惜帕尔崔丝似乎并不能成为载体,于是首当其冲的就是鲍德里奇和莱因哈特。

    不过令他奇怪的是,竟然有一股圣光之力自主离去,不过片刻就再次回归。他隐隐地在这股回归的力量中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。神奇的是当这股能量回归时,艾萨克斯身边已逐渐沸腾的圣光竟然逐渐平息下来,开始温顺地听从他的调遣。

    听话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。艾萨克斯骨折的左臂几乎是瞬间就痊愈,光铸的金色铠甲覆盖了艾萨克斯全身并遮掩住他的面孔,与此同时两道金色的芒翼在他背后伸展开来,比施放天堂之羽时的更加庞大,也更加具备威慑力。

    艾萨克斯内心一片明澈,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已经超出了血肉生命的桎梏。也许这就是身化圣光吧,他想着。大主教法奥曾经提出这个概念,并认为这是传奇牧师的标志,这让他又想到了纳鲁,那些圣光能量生物。

    艾萨克斯当然不会就此成为传奇,事实上他能明确他的精神力水平依旧是领主级,不过此时他此时能调动的圣光之力就……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圣典,发现原本开裂的部位再次出现了一颗宝石,与之前梦幻般的紫色不同,这颗是如血般的殷红。

    果然是你,愤怒之心。

    一切都得到了解释,难怪他的祝福类法术比一般的圣职者强上数倍,难怪他能掌握虔诚光环这种军团神技,难怪光环内联盟士兵们的士气永远高昂,一切都是因为圣典中还隐藏着一颗红色宝石。

    他再看向一脸震惊的帕尔崔丝,小姑娘当然不能承载这种力量,因为她同样拥有着一颗紫色的水晶,这颗水晶是七颗中最神秘的一颗——灵魂之歌,蕴含着心灵的奥秘。

    所以那只送快递的青铜龙,你是从哪个时间线中找到这两块遗失的宝石,又是受谁的指示,将它们送给我的呢?

    艾萨克斯不知道答案,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,现在该是他追着祖尔金打了。骤然翻身的艾萨克斯突然产生了一股豪气,他将手中延展着稳定剑芒的细剑举起,遥指惊疑不定的巨魔。

    “信仰圣光吧!”他的声音带着回音,空洞而威严十足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谪龙〕〔海贼之日日果实〕〔诡秘之主〕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十荒大罗〕〔山海意难平〕〔伏天氏〕〔九星毒奶〕〔虎婿杨潇全文txt下〕〔寒门继承人张牧〕〔暗黑破坏神之毁灭〕〔萧阳龙王殿〕〔超级丧尸工厂〕〔玩家凶猛〕〔顾先生爱妻如命
  sitemap